第一次出“那么”远门,自己

贵港 2018.8.29

去裁缝店修两条裤子,那家店我常去,就在学校附近。

附近还有家粉店,店里两边墙壁填满了便签。谁要想说点什么尽管贴上去。而多数不过是情感抒发,或者损人话语,毕业生离开前的不舍的话也有不少,又或有几张毕业几年后回来感叹的怀念。但谁又知真假。点了盘炒粉,匆匆扒了几大口就离开了。实在说不上有什么心情。

突然发现,学校附近开了家益和堂,点了一杯烤奶,真是便宜又好喝。

算了先这样吧,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
今晚暂住jfh家。

去往成都

最难以忍受的恐惧在于,晚上的火车,天完全是黑下来,火车开在无尽边野上,外面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,周围都是陌生人。逼仄的车厢里,四周没有透风的地方,冷气呼呼的吹。如果可以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了。

十八个小时,至少现在的风景并不会让人很失望。不过真的是,陌生。

我讨厌这个世界和它的方式。

Leave a reply: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Site Foo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