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幸未幸,这孤独

选择,及其所带来的

或者说,离开家乡以来。

对于一个不曾离开过的人来说,乡愁,是难以理解的。

离开,是一开始的决定,求于远的地方,求于陌生的人。

但,没有尝试过的,心里曾坚定的,现在或许已经有了些许后悔。

对于离开,理应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心里也曾这么想。而事实上,选择面前,我也曾踌躇不定,亦或说,忐忑害怕。

某种方面来说,所有,都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,选择及其结果。

生命里,每一个瞬间亦是每一个选择,亦会是,每一个的下一个瞬间的因。

现在,说不清很多难以承受之重。

比如:

想走走。陌生感却突然涌现出来,于是,想逃离的心情更甚了。

难以承受的,接近抑郁般的情绪,带来了烟瘾。吸完,却又接下一根。多少,或许都没有成效。

唯一有所变化的,对烟,和对友人A的需求,又大了许多。

心里想的,或无比龌龊,或无比无耻。或,只消找到一个人,熟悉地,发现我。

言,

孤独可以成就一个人,也可以带来真正的朋友

但于此刻而言,说不清,这选择,如何?

许是好事,许是坏事。

时间曾赐予我,也将夺走

一直以来,很少回忆。但现在,这件事变得愈加频繁了。

因,少了心思寄托的对象。或更因,曾经存在的,现在已经没有了。

追究至离开前,我也尝试过:

或,深夜外出。或,从广场徒步走回家。或,偶尔徘徊于某些地方。

有意无意地,总在探寻一个偶然,一个几率很小的偶然。而,某些人某一刻会出现在那个地方,便是那个偶然。
这很蠢!对吧。

在这些蠢事之下,偶然,确是存在了两刻。只是,我选择了逃。终点再遇,却,终还是逃。(这便是与友人B的最后一次相遇)

惊慌失措地逃离后,发现:

有一个问题,我从来没有想过,即便偶然之后,我又能如何。

并不想,宣布我的离去,宣布我的去向。

一直以来,我,性格,做法,一旦做到某种程度,已经羞于改变了。

那个地方,那种种,是曾经我的拥有,或许,我从不愿意失去,人,环境,亦都如此。

收获和友人A的热烈爱情,

收获对友人B的淡淡情感,

收获了更多友人的感觉,或讨厌,或欢喜。

只是,这又已都失去。或是,在慢慢走远,成为或者即将成为故事。

或许,其中只是因为,我的固执与偏见。但,倒不如,归于时间的冷酷无情,那么,我再无需负起责任,只需承受情绪。

如此而言,所有,别人所给,我所争取。我曾拥有过的,

我一直珍惜,或不曾珍惜,或中途放弃,或无法珍惜也无法挽留。

只是,没有办法。

人生很多奢望,我想要很多,我希望不想失去的,可以一直存在,我想时间是可以停止和倒流的。

我想人间和我想象的一样,

但,我又不曾如此想过。

某种程度上,这也是一次我在探寻偶然

即使,我希望自己不必依赖友人A,因为依赖,意味着有时必将欺骗自己,一旦认清事实却又无比赌气。某种程度上,我只是个小孩子。但,我又如此羞于承认。

而,悲于,无法欺骗自己。

写到这里,终了却又无法终了。只是想起自己很喜欢一首诗,

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
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
不要把一个阶段幻想得很好
而又去幻想等待后的结果
那样的生活只会充满依赖
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
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
–波德莱尔[right]

那,这孤独,

许是好事,许是坏事。

我讨厌这个世界和它的方式。

Leave a reply: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Site Footer